分类:古诗大全 / 成语 / 作文 / 故事 / 国学 /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故事

炸弹姻缘


2022-05-09 10:58:12 故事



抗战时期,吕家堂屋被日本鬼子的飞机撂下了一颗炸弹,由此引出一段感人肺腑的

  

  千钧一发,大炸弹坠落孩屋

  

  这个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,已经六十多年了,一直在民间流传着。

  

  一天早上,吕贵的闺女吕小鹅正朝翻滚的油锅里放油条,突然来了几架日本鬼子的飞机,母鸡下蛋似的撂了几颗炸弹。一阵轰响过后,吕家父女急忙收了摊子准备回家。这时,一个邻居跑来报信说,吕家堂屋落了颗炸弹。一旁的吕贵婆娘一听,惨叫一声,昏了过去。原来,吕贵有个六岁的宝贝儿子,还在屋里睡着呢。

  

  小鹅手忙脚乱地给娘掐人中,吕贵则撒腿就往家跑,到家隔着门缝一看,果见一颗水桶般粗的大炸弹,支乍着两片钢翅竖在堂屋正中,屋顶穿了个大窟窿。他的宝贝儿子只穿件红兜肚,赤脚光腚站在里屋门口,哭爹喊娘。邻居们站在远远的地方,叫着快救孩子,可谁也不敢近前。天知道那炸弹啥时爆炸!

  

  孩子的生命危在旦夕!

  

  这时候,镇上一个叫飞脚龙的无赖像是看出了什么门道儿,对吕贵说:你出一千块袁大头,我把孩子抱出来。吕贵虽救儿心切,但这一千块大洋从何而来呢?那飞脚龙见吕贵迟疑,忙又追逼道:这样吧,钱我一个不要,只要让你闺女嫁给我就行。这可是玩命娶女人呀!原来吕小鹅长得如花似玉,飞脚龙对其垂涎已久,这次乘人之危,决心要把小鹅弄到手里。吕贵心想,大洋没有,闺女倒有一个,只是这样怕要害了女儿。但毕竟救子心切,也顾不得这么多了,便狠心点了点头。飞脚龙忙甩了外衣,对手下几个弟兄说:哥这回要扎大本钱了!说着正要朝院里走,突然人群里传来一声高喊:慢!

  

  众人扭头一看,见人群里走出一个后生。

  

  那后生大步走到吕贵跟前,双手一拱,说:大叔,我一不要钱,二不要你的女儿,我万一有个好歹,只求你养活俺的二老。俺是河南岸下埠口人,叫何顺子。

  

  众人齐望何顺子,见小伙子人高马大,团脸直鼻,双目炯炯有神,嘴唇儿有角有楞,一看便知是条好汉。他一身黄衣,身背小铺盖,看样子像是刚从前线部队回来。

  

  何顺子望了飞脚龙一眼,卸了铺盖,勒紧腰带,抱拳对众人施一礼,向吕贵要过门钥匙。

  

  飞脚龙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破了自己的美梦,不由怒火中烧,想上前与何顺子比个高低,又怕犯了众怒。他冷眼盯着何顺子的脊背,心里巴不得那炸弹冒烟起火,炸飞那愣小子。

  

  见何顺子开门进屋,众人皆瞪圆了双目,屏气静声,心似提到了嗓子眼,紧盯着何顺子的一举一动。

  

  何顺子走近吕家堂屋,开了铁锁,小心地推开房门一瞧,不由松了一口气。他刚从前线回来,自然懂些军事常识。刚才见飞脚龙乘人之危敲诈勒索,心中不由升腾起一股正义感,他原想这是一枚定时炸弹,没想到是一颗带撞针的。这种炸弹,一般是着物便炸。这一颗不知怎么成了臭弹,如小心对待,应不会有大危险。他先抱起孩子,飞身出屋,交给吕贵,然后又拐了回去,小心地将那炸弹拔出,一气抱到河边,滚到水里,仍没有响。

  

危险排除,众人哗然,无不称赞何顺子胆大心细,大仁大义。吕贵拉过何顺子,先叫恩人,后便下跪。何顺子急忙搀起他,连说:使不得,使不得!为人行善,天经地义。你恁大岁数这样对我,不是折俺的阳寿嘛!吕贵见何顺子言语稳重,很是敬佩,又观他身材魁梧,一股正气,不由愈加喜爱,当下硬要把吕小鹅许配给他。何顺子一再推托,但哪顶得住众人苦苦撮合,只得答应下来。

横祸不散,小混混再起波澜

  

  一为因祸得福,择了好婿,二为仁婿压惊,吕贵当即在饭馆里叫了几个好菜,让何顺子坐了首席。没想酒过三巡,突然来了几个河防队员,把何顺子给押走了。

  

  原来,何顺子将炸弹滚到河里后,飞脚龙为报夺妻之仇,集结了镇上无赖,筹划了半日,决定在那颗没响的炸弹上做文章。无赖们一分两班,候在东西码头上,呼喊来往客船商船,说河里落下定时炸弹,禁止各路船只通行。船老大们虽半信半疑,但赶上这兵荒马乱之年,谁也不敢去冒险,半天时间,颍河镇两头就停满了客船商船。水路要道阻塞,河防队告到镇公所。镇长井老泉派人调查一番,当下便抓了何顺子,命他把炸弹捞上来。

  

颍河两岸已人山人海,何顺子脱了外衣,腰中缠了大绳,瞅准方向,正准备下水。这时吕贵端来烧酒,哽咽道:孩子,没想飞来的横祸一直不散,真是苦了你,多保重!何顺子说:大叔,我若万一有个好歹,对我爹娘说一声。何顺子话音未落,只见他老爹何大来已驾船赶到。这何大来是玩船的好把式,何顺子自幼随父跑河船,练就了一身好水性。前些时,一支部队路过,说要征兵抗日,何顺子被送上前线。谁知一仗下来,这支部队的头头战死,群龙无首,他就跑了回来,还没见着老爹就碰上了这事儿。何大来挤过人群,走到儿子跟前,端详着儿子,不由老泪纵横。何顺子扑通跪地,哭着对爹说:爹,孩儿还未见到你,就惹下了这祸端,今日若儿子死了,你老千万不要伤心,切记身体为重!何大来望了儿子一眼,刷地脱下外衣,说:把绳子给我!何顺子见老爹要下河,哪里肯依,哭着劝道:爹,你老上了年纪,我怎能何大来禁不住老泪又涌,哽咽道:孩子,你是咱家独苗儿,万一有个好歹,我怎对得起祖宗!

  父亲执意要下,儿子不允。儿子要下,父亲不允。两人正争得不可开交,飞脚龙蹿上来,大叫道:怎么样?你们怕绝后,老子不怕!说完,一把扒了外衣,又盯着何顺子:看老子如何把炸弹捞上来!只是有一条,你要把吕小鹅让给我!你道飞脚龙为何这般慷慨?原来他见何顺子前次不仅把炸弹抱出房舍,而且扔到河里也不见爆炸,便猜想是一臭弹,加上想小鹅想得发疯,便啥也不顾,硬撑上来。

  

  何顺子虽还没见过吕小鹅,但昨晚从众乡亲的夸羡中已使他对小鹅爱了三分,面对无赖的挑衅,他冷笑一声:这可是玩命的呀!飞脚龙说:老子爱的就是玩命!